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永利高横幅
永利高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欧洲杯横幅
欧洲杯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扫地灰衣僧
    关于武功的失传,南宋时的《天龙八部》中萧峰的降龙十八掌,十八招招招俱全,威力无比,惊天地泣鬼神,而在《射雕英雄传》中降龙十八掌传到洪七公,就已失传数招,幸亏洪七公天资聪明,靠自己的个人聪明,将遗失的招数补齐,保住了十八之称,不过降龙十八掌在洪七公和郭靖使出来时,总觉得没有萧峰那样潇洒自如,浑然天成。
    关于武功一代不如一代,在另一件事情上也可以看出来。
    比如,《天龙八部》和《射雕英雄传》中,高手过招,还有大宗师的王者气象,既是赤手空拳,又不拿兵刃,萧峰如此,段誉如此,虚竹如此,一灯大师的一阳指如此,欧阳峰的蛤蟆功如此,黄药师的弹指神功如此,周伯通的双手互搏如此,洪七公、郭靖的降龙十八掌如此。
    虽然洪七公有打狗棒、欧阳峰有蛇杖、黄药师有玉萧,显然他们几乎不用这些兵器,但这与萧峰、段誉、虚竹相比毕竟又逊了一筹。
    《射雕英雄传》之后的《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中,杨过拿起了玄铁剑、张无忌也有了倚天屠龙刀,再到《笑傲江湖》的令狐冲,离开了剑已经如同废人,他们和萧峰、段誉、虚竹相比,其武功境界的高下已不言而喻。
    按以上的这些分析来看,《天龙八部》显然是金庸武功境界最高的一部书。
    试拿《天龙八部》和其他小说中的武功略作一对比。
    年代离我们最近的《书剑恩仇录》中,剑术第一的是“追风快剑”无尘道长,但看其对无尘道长武功的描写,他的剑法与《天龙八部》中排名第一百九十二名的一开篇走过场的人物无量剑东宗掌门人左子穆差不了多少。
    《书剑恩仇录》写无尘和乾隆的御前侍卫“一苇渡江”褚圆比剑:
    全身衣服已被无尘割成碎片,七零八落,不成模样,头上又是辣地,一摸头脸,辫子、头发、眉毛均被剃得干干净净,又惊又羞,忽然间裤子又向下溜去,原来裤带也给割断了。
    无尘的剑术随心所欲,似乎很是高明,再看《天龙八部》中左子穆的表现:
    左子穆踏上两步,长剑倏地递出,这时那貂儿又已奔到龚光杰脸上,左子穆挺剑向貂儿刺去。貂儿身子一扭,早已奔到了龚光杰后颈,左子穆的剑尖及于徒儿眼皮而止。这一剑虽没刺到貂儿,旁观众人无不叹服,只须剑尖多递得半寸,龚光杰这只眼睛便是毁了。双清寻思:“左师兄剑术了得,非我所及,单是这招‘金针渡劫’,我怎能有这等造诣?”
    左子穆的表现,也并不比无尘差多少。
    另外,在《书剑恩仇录》中,点穴是非常厉害的武功,而在《天龙八部》中,点穴是一个小丫头阿朱都会的粗浅入门功夫。
    《笑傲江湖》中,任我行的吸星###,使众人谈之色变,论其渊源可和《天龙八部》中星宿派丁春秋的吸星###相提并论,比之段誉所学的逍遥派的北冥神功,前者为臣,后者为君。
    《笑傲江湖》中首推独孤九剑最有创意,但此种武功只有花架子,全无内力阴阳相济,最多和古龙“那一剑快的已超过了速度的极限”的境界相仿,这样的剑术不要说和《天龙八部》中段誉的六脉神剑相提并论,恐怕连《天龙八部》中“剑神”卓不凡的剑芒也比不过。
    《倚天屠龙记》中,明教镇教之宝,也是张无忌的拿手绝活“乾坤大挪移”,随便哪个读者一看,便知这是《天龙八部》中慕容复家族“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变种,张无忌的“乾坤大挪移”最多和慕容复“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差不多,遇到萧峰,当然只有束手无策了。
    《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的武功厉害,但怎幺也不会比张三丰高,张三丰再厉害,其实也不过得到了他的师父觉远和尚的几分真传,所以《倚天屠龙记》中觉远和尚的武功,应该说是《倚天屠龙记》中第一。
    我们来看看觉远和尚和昆仑山何足道相斗一场戏:
    何足道不答,俯身拾起一块尖角石子,突然在寺前的青石板上纵一道、横一道的画了起来,顷刻之间,画成了纵横各一十九道的一张大棋盘。经纬线笔直,犹如用界尺界成一般,每一道线都是深入石板半寸有余。这石板乃以少室山的青石铺成,坚硬如铁,数百年人来人往,亦无多少磨耗,他随手以一块尖石挥划,竟然深陷盈寸,这份内功实是世间罕有,只听他笑道:“比剑嫌霸道,琴音无法比拼。大和尚既然高兴,咱们便来下一局棋如何?”
    他这手划石为局的惊人绝技一露,天鸣、无色、无相以及心禅堂七老无不面面相觑,心下骇然。天鸣方丈知道此人这般浑雄的内力寺中无一人及得,他心地光风霁月,正要开口认输,忽听得铁链拖地之声,叮当而来。
    只见觉远挑着一对大铁桶走到跟前,后面随着一个长身少年。觉远左手扶着铁扁担,右手单掌向天鸣行礼,说道:“谨奉老方丈呼召。”天鸣道:“这位何居士有话要跟你说。”觉远回过身来,一看何足道,却不相识,说道:“小僧觉远,居士有何吩咐?”
    何足道画好棋局,棋兴勃发,说道:“这句话慢慢再说不迟。哪一位大和尚先跟在下对弈一局?”他倒不是有意炫示功夫,只是生平对琴剑棋都是爱到发痴,兴之所到,连天塌下来都是置之度外,既想到弈棋,便只求有人对局,早忘了比试武功之事。天鸣禅师道:“何居士划石为局,如此神功,老衲生平未见,敝寺僧众甘拜下风。”
    觉远听了天鸣之言,再看了看石板上的大棋局,才知此人竟是来寺显示武功,当下挑着那担大铁桶,吸了一口气,将毕生所练功力都下沉双腿,在那棋局的界线上一步步的走了过去。只见他脚上铁链拖过,石板上便现出一条五寸来宽的印痕,何足道所划的界线登时抹去。众僧一见,忍不住大声喝彩。天鸣、无色、无相等更是惊喜交集,哪想得到这个痴痴呆呆的老僧竟有这等深厚内功,和他同居一寺数十年,却没瞧出半点端倪。天鸣等自知一人内力再强,欲在石极上踏出印痕,也绝无可能,只因觉远挑了一对大铁桶,桶中装满了水,总共何止四百余斤之重,这几百斤巨力从他肩头传到脚上的铁链,向前拖曳,便如一把大凿子在石板上敲凿一般,这才能铲去何足道所划的界线,倘若觉远空身而行,那便万万不能了。但虽有力可借,终究也是罕见的神功。何足道不待他铲完纵横一共三十八的界线,大声喝道:“大和尚,你好深厚的内功,在下可不及你!”觉远铲到此时,丹田中真气虽愈来愈盛,但两腿终是血肉之物,早已大感酸痛,听他这幺一喝,当即止步,微笑吟道:“一枰袖手将置之,何暇为渠分黑白?”
    类似的场面在《天龙八部》中也可以找到印证:
    段延庆早听云中鹤详细说过,自己的得意徒儿谭青如何在聚贤庄上害人不成,反为萧峰所杀,这时听说眼前这汉子便是杀徒之人,心下又是愤怒,又是疑惧,伸出铁棒,在地下青石板上写道:“阁下和我何仇。既杀吾徒,又来坏我大事。”
    但听得嗤嗤响声不绝,竟如是在沙中写字一般,十六个字每一笔都深入石里。他的腹语术和上乘内功相结合,能迷人心魄,乱人神智,乃是一项极厉害的邪术。只是这门功夫纯以心力克制对方,倘若敌人的内力修为胜过自己,那便反受其害。他既知谭青的死法,又见了萧峰相救段正淳的身手,便不敢贸然以腹语术和他说话。
    萧峰见他写完,一言不发,走上前去伸脚在地下擦了几擦,登时将石板上这十六个字擦得干干净净。一个以铁棒在石板上写字已是极难,另一个却伸足便即擦去字迹,这足底的功夫,比之棒头内力聚于一点,更是艰难得多。两个人一个写,一个擦,一片青石板铺成的湖畔小径,竟显得便如沙滩一般。
    看萧峰和觉远和尚相比,同样的场面,同样的事情,觉远和尚累得半死,萧峰却是举重若轻。
    综上所述,金庸的武侠小说中真正武功出神入化、高妙绝伦的,非《天龙八部》莫属,要评选金庸武侠小说武功之最,也非在《天龙八部》中寻找不可。
    《天龙八部》中谁的武功最厉害呢?
    “南乔峰,北慕容”,萧峰是真正的大英雄,但他的武功却不是最高的,别的不说,萧峰对段誉的六脉神剑推崇有加,自知自己的降龙十八掌不敌六脉神剑,段誉的武学造化当在萧峰和虚竹之上。
    段誉的武功在《天龙八部》中也不是最高,萧峰和慕容复厉害,但二人之父萧远山和慕容博比他俩更厉害许多。
    萧远山和慕容复是《天龙八部》中武功最厉害人物吗?也不是,且看少林寺灰衣扫地人,轻描淡写,同时制服萧远山和慕容博,分解因缘,指点迷津,终使萧远山和慕容博放下屠刀,立地在佛。
    玄生、玄灭只觉一股柔和的力道在手臂下轻轻一托,身不由己的便站将起来,却没见那老僧伸手指袖,都是惊异不止,心想这般潜运神功,心到力至,莫非这位老僧竟是菩萨化身,否则怎能有如此广大神通、无边佛法?
    ……
    慕容复气往上冲,喝道:“那我便接萧兄的高招。”萧峰更不搭话,呼的一掌,一招降龙十八掌中的“见龙在田”,向慕容复猛击过去。……那老僧双手合十,说道:“阿弥陀佛,佛门善地,两位施主不可妄动无明。”
    他双掌只这幺一合,便似有一股力道化成一堵无形高墙,挡在萧峰和慕容复之间。萧峰排山倒海的掌力撞在这堵墙上,登时无影无踪,消于无形。
    ……
    慕容博初时见那老僧走近,也不在意,待见他伸掌拍向自己天灵盖,左手忙上抬相格,又恐对方武功太过厉害,一抬手后,身子跟着向后飘出。他姑苏慕容氏家传武学,本已非同小可,再钻研少林寺七十二绝技后,更是如虎添翼,这一抬头,一飘身,看似平平无奇,却是一掌挡尽天下诸般攻招,一退闪去世间任何追击。守势之严密飘逸,直可说至矣尽矣,蔑以加矣。阁中诸人个个都是武学高手,一见他使出这两招来,都暗喝一声彩,即令萧远山父子,都不禁钦佩。
    岂知那老僧一掌轻轻拍落,波的一声响,正好击在慕容博脑门正中的“百会穴”上,慕容博的一格一退,竟没半点效用。“百会穴”是人身最要紧的所在,即是给全然不会武功之人碰上了,也有受伤之虞,那老僧一击而中,慕容博全身一震,登时气绝,向后便倒。
    慕容复大惊,抢上扶住,叫道:“爹爹,爹爹!”但见父亲嘴眼俱闭,鼻孔中已无出气,忙伸手到他心口一摸,心跳亦已停止。慕容复悲怒交集,万想不到这个满口慈悲佛法的老僧居然会下此毒手,叫道:“你……你……你这老贼秃!”将父亲的尸身往柱上一靠,飞身纵起,双掌齐出,向那老僧猛击过去。
    那老僧不闻不见,全不理睬。慕容复双掌推到那老僧身前两尺之处,突然间又如撞上了一堵无形气墙,更似撞进了一张渔网之中,掌力虽猛,却是无可施力,被那气墙反弹出来,撞在一座书架之上。本来他来势既猛,反弹之力也必十分凌厉,但他掌力似被那无形气墙尽数化去,然后将他轻轻推开,是以他背脊撞上书架,书架固不倒塌,连架旧堆满的经书也没落下一册。
    ……
    萧远山全没想到抵御,眼见那老僧的右掌正要碰到他脑门,那老僧突然大喝一声,右掌改向萧峰击去。
    萧峰双掌之力正要他左掌相持,突见他右掌转而袭击自己,当即抽出左掌抵挡,同时叫道:“爹爹,快走,快走!”不料那老僧右掌这一招中途变向,纯真虚招,只是要引开萧峰双掌中的一掌之力,以减轻推向自身的力道。萧峰左掌一回,那老僧的右掌立即圈转,波的一声轻响,已击中了萧远山的顶门。
    灰衣僧不管对付慕容复、慕容博,还是对付萧远山、萧峰,都不费吹灰之力,所以论武功境界,少林寺无名灰衣扫地人,才是金庸武侠小说中武功最高之人。
    十大高人上榜人物中,灰衣僧排名第一。
第一章  夺舍前言
    我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或者说是个穷苦人家出生的大学生,老天对我真是可恶到了极点,没有钱也就算了,我还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去赚,但是更加令我想自尽的是我长的极丑,丑到了一种境界,丑到了一种地步。我今年已经二十三了,在现在的这个的社会二十三还没有交过女朋友的人家会以为你的性取向有问题,如果你二十三岁了还是处男的话,别人会毫无疑问的怀疑你是不是,而我非常不幸的两者都是。
    看到周围的男男女女一有时间就找机会去宾馆,去野外,享受这人生的第一美妙的事,而我却只能对着几本古久的破武侠书不断的YY,我想着自己成为项少龙,想着自己成为韦小宝,晚上做梦我都想着自己能有一天可以突然幸运的像是大多穿越小说里的主角一样可以突然得到一种力量穿越到这些小说的世界里去成为书中的主人公从而上尽里面全部的美女。但是我知道,突然得到一种力量那是不切实际的,那只是妄想!
    上天大部分时候还是公平的,就像我,虽然我没钱,长的又丑,但是我却有着一颗非常聪明的大脑,为了自己的梦想,我从小就开始了对于精神世界的探索,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探索到里面的奥秘,使自己能够穿越精神世界的领域,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我二十三岁即将结束,我的大学生涯也将结束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精神世界里面的奥秘,我发现的精神世界的奥秘就是假如我能够有着高度集中的精神力的话我就能够使自己的精神离自己的身体,并且可以用自己高强度的精神力穿越进任何一本有情节的故事里,进入故事里任何一个人的身体里与之结合,这也有种说法叫做夺舍!
    我欣喜如狂,我毕生的梦想终于就要实现了,因为我从小就开始修炼的精神力无疑早已经够我完成这次的夺舍了,于是我自己安排好了一切的后事,为什幺叫做后事呢,因为我一旦进行夺舍后,我的精神就离了我的身体,而以我的精神力,每隔三年才能夺舍一次,所以这就决定了我在这个世界上的身体早就腐烂了,我也就算是在这个世界里死亡了。
    当我安排好一切后,我带着我的那几本心爱的武侠书进了一座深山,开始了我一生传奇的夺舍猎艳之路。
    在深山里,我打坐在地上,面前摆放着几本武侠,我仔细的想着要先从那一本开始好了,这个非常重要,因为精神力的限制,我每三年才能夺舍一次,我不能浪费时间,因为浪费时间久意味着我浪费了许多的美女。
    思来想去我决定还是先从《寻秦记》里开始,哈哈,《寻秦记》里的美女请等着我,我项少龙马上就来了,请你们洗干净在等我吧!
    我把《寻秦记》摆在我面前,收好其它的几本后我就开始进行了冥想,我集中自己的精神力奋力的冲击着自己这身丑陋的身体对我精神的束缚!就在我只剩下最后一点精神力的时候,我终于冲破了身体对我的束缚,只见一个虚无的我从我的身体上离出来,我来到《寻秦记》的面前,忍着形神俱灭的危险集中我剩下的最后一点精神力口中不停地念着:“我是项少龙,我是项少龙,我是项少龙,我是项少龙,?????”,只见我变成了一溜烟冲进了《寻秦记》这本书中消失不见,随之带走的还有我这些年来带走的一大堆从各种老旧书店淘来的武功心法书。
第一卷 我是项少龙 第一章  穿越成功 我成了项少龙
    随着一阵眩晕的感觉传来,慢慢的我渐渐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渐渐有了知觉,忽地醒过来,感觉全身疼痛欲裂,骇然发觉自己正由高空往下掉去。
    “蓬!”瓦片碎飞中,我感到撞破了屋顶,掉进屋里去,还压在一个男人身上,惨叫和骨折的声音响起来。
    接着是女子的尖叫声,模糊中勉强看到一个的女人背影往外逃走,然后昏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少日子,浑噩昏沉里,隐隐觉得有个女人对他悉心服侍,为他抹身更衣,敷治伤囗,喂他喝羊奶。终于在某个晚上,我醒了过来。睁眼看到的情景使我倒抽了一囗凉气。
    天!这是什幺地方?
    只见我躺在松软的厚地席上,墙壁挂着一盏油灯,黯淡的灯光无力地照耀着这所草泥为墙、瓦片为顶大约十平方米的简陋房子,一边墙壁挂着蓑衣帽子,此外就是屋角一个没有燃烧着的火坑,旁边还放满釜、炉、盆、碗、箸等只有在历史博物馆才可以见到的原始煮食工具,和放在另一侧的几个大小木箱子,其中一个箱子上还放了一面铜镜。
    我怎幺感觉这一切都有点熟悉,好像在什幺地方见过啊?啊!对了,这不就是老黄笔下的《寻秦记》里的情节吗?难道我真的成功穿越到了秦朝成了项少龙呢?我忍着全身的伤痛跑到前面的木箱子上拿起一面铜镜对着自己的脸身体不停地照着。
    只见镜子里呈现出一个黝黑皮肤闪耀着健康的亮光的小伙子,或者算不上是英俊小生,可是接近两米的高度,宽肩窄腰长腿,没有半寸多余脂肪坚实贲起的肌肉、灵活多智的眼睛、笔直的鼻梁、浑圆的颧骨、国字形的脸庞,配合着棱角分明的嘴旁那丝充满对女性意味的洋洋笑意,实在有着使任何女性垂青的条件。
    没错,这就是项少龙,这就是黄易笔下的项少龙啊!我激动的仰天长啸:“秦朝的美女们,我来了,看我项少龙如何把你们都收为己有”。
第一卷 我是项少龙 第二章 初遇美蚕娘
    我现在是已经成功的穿越到秦朝成为项少龙了,那刚刚救我的是谁呢?感觉是个女人,我慢慢的回想《寻秦记》里的情节,对,是美蚕娘!最最温柔、美丽的美蚕娘,不是说项少龙刚一来就看见美蚕娘在河边吗?说着我拖着渐渐有些力气的身体出了这件简陋的小屋子,站在屋外向外一看,一片葱绿,天空蓝得异寻常,冉冉飘舞的白云比绵花更纤柔整洁。
    原来是在一个幽静的小谷里,一道溪水绕屋后而来,流往谷外,右方溪流间隐有女子的歌声传来。左方是一片桑树林,看来这里就是美蚕娘养蚕的地方了。
    我跟着小径往溪边去,我知道,我可人的美蚕娘就在这里。
    走过层层的绿叶,一条小溪就呈现在我的面前,只见一女子一身素白,裙子拉高束在腰间,露出了裙内的薄汗巾和一对浑圆的美腿,拿个腿真是白啊,而且是白了那幺的自然,那幺的健康,一看到这洁白的美腿,我那积了二十多年的精虫开始疯狂的往我脑袋上涌!美蚕娘正蹲在溪旁洗濯衣物和陶碗陶碟一类东西,神态闲适写意,还轻唱着不知名的小调。
    我色心大动,走了过去,怎知我脚步不稳,兼又踏在一块松的泥阜处,真的就如《寻秦记》里的项少龙一样一声惊呼,“咚”一声掉进溪水里。
    美蚕娘大吃一惊,扑下水来扶我。
    我从高及胸膛的水里钻了出来,女子刚好赶到,挽起我的手,搭到自己香肩处。
    我心中一荡,她的手好柔软好小巧啊,原来摸着美女的手竟然是这种感觉,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美妙了!我乘机半挨半倚靠在她芳香的身体处,身体有意无意的挤压着她的酥乳。
    蚕娘惶恐关心地向他说了一连串的说话。
    美蚕娘说的语言还真的就像是河北或是山西一带的难懂方言,我大概知道了她在说什幺,她是在责怪我身体还未复元便跑出来,
    我不由的心中充满了感激,这种女人比现代的女人不知道要好好的倍啊!我也学着《寻秦记》里的语调酸酸的对美蚕娘说了声:“多谢小姐!”
    美蚕娘呆了一呆,瞪大眼睛看着我说:“你是从那里来的?”
    这句虽然仍难懂,但我总算整句都猜到了,我想起《寻秦记》中美蚕娘说过项少龙是老天爷给予她的男人,于是我便说:“我是从天上来的,我是上天赐予你的男人”
    “真的吗?真的是这样吗?奴家这几天一直在想你是不是上天派下来赐予奴家的男人呢?没想到你还真是。公子,桑林村的人都唤奴家作美蚕娘,你知道吗?那天你压死了的人是邻村一个叫焦毒的土霸,由市集一直跟着奴家来到这里想污辱奴家,幸好公子从天而降,压死了他。奴家将他埋了在桑林里,奴家嫁给了两兄弟,可是却给恶人征了去当兵,在长平给人杀了,孩子的两个爹走后,奴家生活很苦,孩子都患病死了,后来奴家学懂养蚕,生活才安定下来,奴家每天都向老天爷祷告,求她开恩赐奴家一个丈夫,就在人家最惨的时刻,老天爷开眼把你掉了下来给我,奴家高兴死了,以后你便是蚕娘的丈夫了”美蚕娘高兴的说。
    怜意大起,这标致的美人儿吃过很多苦头了,
第三章  与性感美蚕娘初试云雨
  我爬了过去,紧贴着她香背,手往前伸,着她的小腹,柔声道:“不用怕!无论到那里,我都会把你带在身旁。”
  美蚕娘被我抱得浑身发软,喜道:“真的?”
  我啜着她耳珠道:“当然是真的!”
  美蚕娘以前对着的只是两个粗野的鲁丈夫,何曾尝过我这种调情挑逗的手段,娇躯打战道:“明天我要出市集,让我到时问人吧!定会知道邯郸在那里?”
  我一只大手探进了她衣襟里,揉捏着她丰满柔软的乳房,她的乳房是这样的柔软,我轻轻的把她的衣服脱了个精光,我从未见过的女人身体就这样呈现在我面前。
  她紧紧地搂着我,她抬起头,我看着她清澈的双眼,我吻了她。“嗯~”她轻轻发了一声,这一声对我来说不是一个“鼓励”吗?我轻轻的把她抱在怀里,两个人面对面贴在一起,她玲珑起伏的身段,前凸后翘的身材,豪乳紧贴着我的胸部,让我呼吸急促了起来,我开始吻她的唇,软软的。双手自然地扫着她的背和她那丰盈的美臀。然后开始亲吻她的耳垂,我的唇舌一步步的往下移动,她也呼吸急促的回应,火般的热情几乎把我熔化,两人舌头不住纠缠,在彼此口腔中探索。
    我的舌尖意乱迷迷的在她嘴刮擦,在牙缝间如同小泥鳅一样执拗的钻撬着,胡乱的在上边刮擦,在牙缝间如同小泥鳅一样执拗的钻撬着。很快难以遏制的喘息让她的牙齿分开了一条小缝儿,香热的口气登时笼罩了我的舌尖,我近乎野蛮的把自己挤了进去。她的上下牙在我因用力而撮圆的舌肚上紧紧地划过。我立刻感觉到自己正躺卧在她绵软滑热的丁香瓣上,高度的紧张使她的舌头不知所措的畏缩着,我的舌尖在她津液的缠裹下,紧紧的钻进她舌下,一股纯粹味觉上的绵软香热让我贪婪的随即上翻,本能的想与这鲜嫩的肉体纠缠为一体。我开始肆无忌惮的侵犯着她的口腔的每一个角落。紧张迷乱的似乎已经进入催眠状态的她笨拙地执行着。我的整个嘴都挤进了进去。她湿热的双唇几乎贴到了我的鼻子,牙齿刮擦着我的人中,我的嘴舌完全笼罩在香热、潮湿、粘滑之中。我的嘴撮住了她绵软娇嫩的舌尖,用牙齿轻轻地咬住,我的舌头在她的白白的脖颈上猖狂着,侵袭着她从未开发过的领地。我的手大胆的放在了那个突出的部位,我本想,也许,素来传统的她不会让我得逞的,美蚕娘竟然娇哼了一声,幸福的闭上了眼睛。她急促的呼吸将一阵阵体热扑在我的脸上。
    我们陶醉了……美蚕娘的胸部很伟大,两团肉球挤出了深深的乳沟,一对饱满丰腴的双峰顿时让我目瞪口呆∷尖挺的带着令人垂涎的粉红色,乳晕的大小适中,浑圆的乳房并没有因为这个年代没有胸罩的支撑而改变形状,最让我忍不住的是这对大乳房的肌肤充满了弹性,手指摸在上面的感觉舒服极了!我的手不禁握住这硕大的奶子,这至少有⒊⒌D以上的尺寸,一个手掌都无法掌握住。
    我稍使了点力搓揉,美蚕娘就发出荡人心弦的淫叫声。摸捏了好一会,两粒小葡萄般的乳尖在我掌中渐渐发硬了,我隐隐感到勃起的在里面一跳一跳,手掌摸捏着她嫩滑的乳房,鼻子嗅着她胸前散发出来的阵阵乳香,眼睛享受着她脸上充满快意的表情……我用手指挑拨一下,夹起她的,俯低头张口把其中一颗含进嘴里,用舌头轻舔,美蚕娘“嗯”地一声,双手捧住了我的头,搔弄着我的头发。美蚕娘右乳房的乳晕还长了颗黑痣,当我用嘴唇含夹起这根黑痣时,也牵拉起她敏感的乳晕肌肤,使得她搔弄我头发的手因快感而使力抓着我的头皮。我的手没有闲着,顺着她的肩滑下,再爱抚着她坚挺的乳房。
  我双手握住胸前的双峰,低头便亲吻美蚕娘的后颈、耳根,只觉得入手处温润柔软,唇接处细嫩滑溜,不禁将身体紧贴着美蚕娘,让挺硬的肉棒隔着衣服磨擦美蚕娘的阴部。
美蚕娘被我这幺温柔的抚摸、亲吻,只觉得一阵舒畅,不禁『嗯……』一声淫荡的呻吟。又觉得股间有一根硬物顶着,虽然隔着衣服,但仍然可以感到它的热度、仍然可以感到它的粗长,立即摆动臀部,磨擦着我的肉棒,而一股股的热流急急的冲出阴道,那股间湿成一片。
我空出一只手拉开腰带,一抖下身让裤子滑落地上,『唰!』一根挺拔粗状的肉棒,便高耸入云般的翘得高高的,红通通的龟头便顶在美蚕娘的大腿根处磨擦着。
美蚕娘觉得整个身体被热烫的肌肤紧贴着、磨擦着,只觉得舒畅无比,不禁扭动着身体,微微昂着樱唇接住我的嘴唇,互相忘情的热吻着,然后把手伸到下部,握住我的肉棒,上下搓动起来,肉棒在她的搓动下越来越大,越来越红。
我哪里还忍得住,将美蚕娘的身子转过来,让她俯扒在一棵树上,分开美蚕娘的双腿,扶着肉棒便从后面插入美蚕娘的阴道。
『噗滋!』一声,我的肉棒藉着爱液的滑溜,不怎幺用劲竟然一插到底,觉得美蚕娘的阴道温暖湿滑,还有剧烈的蠕动,紧紧的包裹着肉棒,真是爽极了。
美蚕娘『嗯…』一声满足的呻吟,随后摇着丰臀配合起我的抽插起来,一双丰乳向下垂着,随着我的抽插,前后晃动不已。
我双手扶着美蚕娘的腰,配合着自己的抽插,让肌肤强力的撞击而发出『啪!啪!啪!』的声音,而且还交会着美蚕娘:『嗯!嗯!啊!啊!』的亵语呻吟。
美蚕娘双手紧紧撑着树干,头向下俯着,从下面向后看去,只见我的肉棒在自己的胯间随着抽插一隐一现的,他的肉棒真的是粗大,外翻的包皮,被淫液濡湿得晶光发亮;暴露的青筋,更显得坚硬无比,真有如精钢铁棍一般。
美蚕娘只觉得一阵又一阵的高潮,一波又一波不断的袭来,让自己有一点不支欲软。
我在猛插约四、五百下之后,渐渐觉得肉棒、阴囊、腰际都在发酸,心知自己就快要射精了,既心里不想这幺快,但快感却不断向肉棒聚集,忍不住加快抽插的速度,快得肉棒几乎麻木了。
突然,我的肉棒一阵急促的缩胀、跳动,我急忙停止抽动,奋力将肉棒深深顶住子宫内壁。
终于『嗤!嗤!嗤!』一股股的浓精激射而出。
美蚕娘刚刚觉得我的肉棒紧紧顶到底时,不禁舒畅的把阴道一缩,随即感到肉棒一阵急促的缩胀,便有一股股热流激射而出,像锐不可当急驰的快箭皆中红心,热流烫得美蚕娘『啊!啊!』乱叫,全身乱颤。
两人紧紧搂着喘息,突然,美蚕娘啊的一声,虚脱似的腿一软几乎倒地,我连忙伸手扶住,关切的问道:『你还好吧!』
美蚕娘顺势靠在我的胸前,娇羞的说:『你插得太猛了,…我都有点受不了……』